真理还是荒谬?张五常建议中国不反击贸易战,要对美零关税
2018-07-11 12:22:01
  • 0
  • 0
  • 14

作者:鲁晓芙 

来源:鲁晓芙看欧洲 

中美贸易战,已经牵动了世界,经济学家张五常也提出自己的建议,只是,他的建议显得“不走寻常路”。
他认为,在国际竞争下,中国今天站在一个相当舒适的位置。美国大抽中国产品的进口税,不管美国怎样慎重地选择抽水对象,不会对中国有大害。
中国政府选择以同量的进口税作回敬,希望有阻吓对方之效,难以厚非。然而,从经济利益看,不回敬,甚至减美国货的进口税,利益更大。
你赞同张五常教授的观点么?

十多年前,格林斯潘当美国联储主席时,几次提到中国的廉价物品进口,协助美国压制通货膨胀,为中国说了不少好话。今天,特朗普总统显然认为某些中国货的进口价太低,要抽这些货的进口税。

当年格林斯潘欢迎的是中国制造的日常用品;今天特朗普不欢迎的是中国制造的有相当科技含量的物品。这显示着特总统担心的不是中国物品的价格低廉,而是中国威胁着半个世纪以来美国雄视地球的科技发展。

特朗普贸易战的有趣选择

十多年前,中国制造的日常用品满布地球,有一本美国出版的书,作者说家中的用品,不容易找到没有「中国制造」这几个字。今天,这几个字在美国的家庭用品中渐渐消失,换来的是越南、巴基斯坦等其他国家。有趣地,特朗普今天征收关税的选择,是把昔日的落后国家,今天的经济发展的一起征收关税。

特朗普建议,第一轮抽的进口税是中国货值500亿美元,印度则抽货值15亿美元。这是特朗普对这两个人口相若的大国的科技产品的排列。炎黄子孙可以站起来:40年前印度的经济远超中国。就是十多年前,说到数字科技,印度被认为是他们的天赋所在,欧美发达国家喜欢把数字和软件工作外派,以印度为首选。今天从科技含量较高的产品看,特氏的打分是中国胜印度,5:0.15。

当然我是在说笑,但英谚有云:笑话中有真理。

有点奇怪是除了钢与铝这两项金属产品,欧洲的国家没有受到中国那样的歧视待遇。这显然是因为他们的工资远比中国、印度等地区为高。选择性地抽税是一种歧视行为,自古皆然,有时是歧视富有,有时是歧视穷人,但是,特朗普可没有作这种歧视。他不是歧视针对产出成本比美国低的物品,而是从商业的角度看,歧视针对某些对美国的科技产品有威胁的竞争者。

中国优势的起源

归根到底的追寻,我认为今天中国具有的国际产出竞争力的优势,是源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出现的文化大革命。

这个不幸的灾难性史实,炎黄子孙付出了惊人的代价,总算带来了两方面今天见到的收益。

其一是革命弄得妻离子散,人民被调来调去,到今天中国,再没有什么南方与北方分歧的问题。二战时我母亲带着几个孩子,在广西逃难,两条相邻的小村,可以语音不同,不论婚嫁。南方称北方人为外江佬,彷佛他们是来自另一个星球。今天,到深圳走走,你不仅会发现那里没有深圳人,基本上没有谁管你是来自何方。这对经济发展当然大有好处。

其次是在文革期间,教育那方面,除了政治课,大学教育可以安全地选择的基本上只有数学和工科。某程度上,这传统今天还在。效果有几个方面:

其一是可以处理数学微积分的中学生,中国比美国远为普及。长大后称得上是数学家的,当然不多见,但见到方程式没有恐惧感的青年甚众。这对跟半导体有关的商业发展,提供了重要的支持。

其二是懂得一点工程操作的人也甚众。在没有工会约束的环境下,从事建筑行业的人,一般懂得几个方面,不像西方那样分门别类,河水不许犯井水。结果是懂得设计机电的人才无数,而从基建工程到楼房建筑,中国造得好又快。

工资的排列

在上述的发展中,中国政府做了一件很对的事:在九十年代后期大事推广大学教育。结果是,从本世纪初的每年约100万大学毕业生,升至今年的820万。超越了美国,虽然从人口的百分率看,还是远低于美国的。然而,从总人口算,中国内地大学毕业生的百分比,超过香港的一倍,算是有看头了。

我的大约估计,一个大学毕业生的起点工资,今天中国内地的约香港的一半,比1996年只有四分之一追近了不少。另一方面,工作能力比较优秀的大学毕业生,起步后其工资上升的速度,内地远比香港快。

另一项有关的重要数据,是制造厂的工资比较。我选东莞的工厂为例,化作美元,跟美国的工厂相比,包括社保、食宿,一个工人的最低工资,约美国的三分之一。这些是有实据的数字。听回来的,是中国工厂工人的最低市值工资,约高于印度的一倍,越南的两倍,非洲的三倍。

上述的数字,显示在国际竞争下,中国今天是站在一个相当舒适的位置。美国大抽中国产品的进口税,不管美国政府怎样慎重地选择征税对象,不会对中国有大害。

中国当然会受损,但是,美国的消费者要买贵货,而被抽的可能是美国投资到中国的税。关税通常不稳定,何况美国总统四年一任,暂时性的保护,不会鼓励美国建设新厂的投资。

中国的对策,对等贸易战,不如零关税!

要维护一项工业的发展,而设立进口税是另一回事。没有多少经济学者会赞同,但是,北京是明显地这样做。可幸的是,这些年他们懂得把这保护关税逐步下调,下调了不少。

从中国政府的言论阐释,以后希望中国的进口税减到零。怕什么呢?

香港的关税历来是零,而在无数难民涌进的艰难的上世纪七十年代,香港的工业发展得非常好。今天的香港没有土地发展工业,早就把工业推到内地去。香港政府撤销所有关税与外汇管制,是「王道」。昔日香港走的是王道,赢得“东方之珠‘这个称呼。要是中国政府终于走成此道,中国不是成为世界之珠吗?

发展到今天,中国的经济实力,大约是上世纪七十年代的200个香港。从消费那方面衡量,中国本土的市场非常大,本身有足够的实力,获取工业产出的比较优势定律的好处。

经济学鼻祖斯密有一句名言:专业产出的程度,是由市场的广阔度约束着的。

这方面,中国今天本土市场的广阔度,足以鼓励斯前辈高举的专业产出带来的利益。

面对特朗普抽中国货的进口税,中国可以置之不理,何况北京正在推出一带一路这个理念,来打通世界市场。事实上,特朗普对中国没有歧视──他的保护政策对他的盟友国家,是一视同仁的。

北京选择以同量进口税作回敬,希望有阻吓对方之效,难以厚非。然而,从经济利益看,不回敬,甚至减美国货的进口税,利益更大。

至于其他盟友国家,在中国政府主张的开放政策下,中国大可藉助这次难得一遇的机会,建议大家一起推出零关税。

根据张五常教授公开场合演讲整理而成,根据内容需要,略有删减。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