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Work和Oyo将软银推向深渊,孙正义的投资神话还能继续吗?
2020-02-08 16:43:24
  • 0
  • 0
  • 0

来源:36氪 

编者按:软银投资WeWork和Oyo算是失败了,从表面看,失败是因为管理不当。但深入分析,我们不得不思考一个问题:如果有钱就能成为出色的投资公司,那最终成功的投资公司应该是银行!可惜不是,孙正义真的应该好好反省一下,VC游戏可能不是这样玩的。本文编译自medium原题为“Things are Going From Bad to Worse at SoftBank”的文章。

自2019年1月以来,软银Vision Fund投资的公司已经裁员10700人,相当于Twitter员工数的2倍还要多。很明显,软银的投资组合存在严重问题,它本希望Oyo能够缓解问题。可惜,Oyo成为麻烦的同时,We也变成了新麻烦。

从资本角度看,软银只向Oyo(印度廉价酒店连锁企业)投资15亿美元,但它向WeWork投资170亿美元。投资失败,影响的不只是品牌,还有更多。Oyo倒闭肯定会冲击印度VC生态系统。去年,印度孕育独角兽企业7家,总数达到24家,美国总量有203家,中国206家。

WeWork和Oyo将软银推向深渊,孙正义的投资神话还能继续吗?

30年前,许多人曾经争论过:谁会成为下一个超级大国,中国还是印度?两个国家都有大量年轻劳动力,推崇教育和科学。中国已经成为制造大国,基础设施投资带来巨大回报。印度软件实力雄厚,人口中有许多说英语,它也是世界最大民主国家。可惜,在印度民主不是优势,反而成为负担。

印度创新系统是脆弱的,Oyo将会给印度声誉抹黑,它还给软银注入了愚蠢和腐败。Oyo出现严重渎职,这家公司由26岁年轻人掌管,已经融资32亿美元。老实说Oyo的创意很平庸,它承受巨大压力,想成为下一个Airbnb。当企业失去判断力又想寻找速效对策时,腐败就会抬头。

审视Oyo,在软件与26岁创始人之间似乎出现了两情相愿的幻觉,最终它变成灾难。稍微回顾一下往事就知道了:2019年12月,Oyo声称将会裁员2000人;2019年10月,Lightspeed Ventures与红杉开溜,将所持股份的50%以15亿美元出售;软银与Oyo创始人Ritesh Agarwal投入更多钱;自2015年以来,每次Oyo融资时软银都是领投者;Ritesh Agarwal以股票作为抵押,贷款抬高杠杆率,无形中增加了成功的压力;Oyo夸大全球可用客房数量。所以Oyo卷入灾难并非偶然。

再看WeWork问题,是是非非没有那么清晰,我们找不到欺诈痕迹,但是别人亏了390亿美元,邪恶的WeWork领导者却拿走25亿美元。Oyo的局面更加混乱,为了保持高速增长,加上软银判断力糟糕,不成熟的26岁创始人堕入魔道,将Oyo从欺诈推向行贿。这是确确实实的腐败,刺痛了印度独角兽经济,损害了Vision Fund的声誉。

实际上,Oyo还犯很多错误,比如违背了品牌战略的基本原则。Oyo的目标是打造第一个真正的廉价酒店品牌,这条路本身就是走不通的。所谓全球品牌,就是围绕产品和服务(向地理边界渗透)建立无形联系。好的品牌是很难创造的,全球化品牌是史诗级创举,要花很多时间精力去建设。庞大的全球化品牌拥有一群特定用户,它们有着共同观感。

WeWork和Oyo将软银推向深渊,孙正义的投资神话还能继续吗?

举几个例子:

——科技行业:CTO们穿着印有企业Logo的Polo衫,身材走样,购买Salesforce、华为、微软产品。

——媒体/时尚行业:年轻一代充满叛逆感,敌视父母和社会,穿着阿迪达斯,听着Rihanna。

——奢侈品行业:富人送孩子们去常春藤学校,将避税玩得眼花缭乱,穿着爱马仕,去St. Barths度假。

所以,真正的全球化酒店品牌都是奢侈品牌,比如Four Seasons、Aman和文华东方酒店。廉价酒店品牌很难为VC带来高回报率。实际上,酒店业务是两种资本的混合,一种是硬资本(物业),一种是软资本(人力)。在12个月里,Oyo员工数量增加了4倍,如此神奇的增速除了造成混乱,不会有任何其它好结果。

2019年,WeWork已经遭受冲击,2020年混乱还会继续。虽然WeWork制造的灾难规模更大,但相比来说Oyo更有历史借鉴意义。红杉与Lightspeed将股票卖给软银,公司出现欺诈,26岁创始人抵押股票贷款,多种因素累积,最终灾难爆发。对于任何金融服务公司(包括银行、对冲基金、VC基金)来说,信任都是核心资产,软银一步步走向深渊,渐渐变成雷曼,失去智商。

我们可以这样说:WeWork病变只是机会性感染,它凸显出软银判断力糟糕;至于Oyo,它意味着Vision 1开始终结,因为软银品牌以可悲的形式从“无所不能”向“作恶”转变。

译者:小兵手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