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之后,中国供应链垄断位置会进一步巩固
2020-07-18 07:46:49
  • 0
  • 0
  • 0

这段时间最开心的莫过于那帮炒股的了,20个点是起步,30个点不奇怪,50个点比比皆是,哪怕无脑拿一只股票也能有不错的收益,另外一方面,马前卒前段时间的独山县的报道在互联网上引发了轩然大波,百度,微博,知乎的热搜都有了,外加上目前美国对中国越来越大的压力,在这种情况下外资居然还源源不断的进入A股。


所以问题来了:为什么?

目前外资对华到底是怎么样看待的?


去中国化的故事


从去年开始,美国媒体就不停的讲“去中国化”的故事,美国要打断全球产业链,实现全球产业的重组,把中国孤立起来,然后在越南,印度之类的国家重新建立产业链,这种故事是真是假先不谈,国内的媒体转载的不亦乐乎。


包括前段时间日本政府出钱让日企撤离中国的说法沸沸扬扬,但是经过查证,日本官方的重点实际上是“希望回迁口罩之类的卫生用品”,而不是真的把整个制造业回迁。


而最有力的证据,当属于最新美国在华商会发布的《美国企业在中国》的白皮书,我们来看一下白皮书写的什么。


白皮书肯定了中国改善营商环境,在世界银行2020年《营商环境报告》里面,中国从45上升到31,是改善最大的10个国家之一,同时商会认为,39%的受访者认为中国是世界三大投资目的地之一,20%认为中国是其首要投资目的地,同时,商会会员认为其在中国投资更加欢迎,比2016年有了明显提升。


同时商会认为“国内消费/日益庞大和富裕的中产阶级的崛起”带来的增长,是企业在中国的最大机遇,而“持续性经济和市场改革”则是第二大机遇,50%的服务领域受访者认为“中国企业全球化和对外投资增多”是其最大的市场机遇。


而在商会会员看来,在中国投资的最大问题是“劳动力成本的增加”,其次为“法律法规解释执行不一致以及中美关系紧张加剧”。


劳动力成本的增加-----在外商看来是坏事,不过在我看来,不算坏事。


会员认为2019年知识产权保护环境改善,同时美国商会和往常不一样的是,提了一大堆的建议,包括中外企业待遇一视同仁,减少或者消除许可证或者审批制度,减少市场准入限制等等。


当然,美国商会是站在他们利益的角度上去提的,听不听是我们的事情。


实际上这段时间中国企业和国外企业的进一步合作不但没有停止,反而有加深趋势,前段时间是特斯拉使用宁德时代的电池,这段时间又传出消息:“丰田采用中国宝武钢铁电磁钢板”,且宝武钢铁也开始向特拉斯供货。


而之前为日本企业供货的是日本制铁和JFE控股。


同时本田公司宣布和宁德时代开展资本合作,本田通过中国的当地法人向宁德时代出资约1%。


根据摩根士丹利7月6日的文章写到:


由于疫情较早得到控制,中国相比其他国家提前步入了复苏轨道,制造业和建设投资两大引擎已早在四月便已经恢复。接下来接力棒交给消费和服务业。预计GDP同比增速将于二季度由负转正,并于今年四季度达到约6%的潜在增长水平。全年增长达2%,是主要经济体中唯一实现增长的。


根据《金融快报》转载美联社的消息:


500


美国,日本,法国促使公司减少对“中国制造”的依赖,但是几乎没有回应。


美联社特别提到两个公司,一个是安迈顾问有限公司(Alvarez & Marsal)的Jit Lim说:“中国仍然为所有的行业提供无与伦比的供应链”。


在番禺生产扬声器的菲利普·理查森说,他已经考察了越南和其他国家。但是他说,尽管他们的工资可能只有中国的60%,但节省下来的钱将被放弃他的中国供应商网络的成本所吞噬。


这位在中国工作了22年的理查森说:“我们考虑了大约一分钟,这没有任何意义。” “当您购买磁铁时,现在您必须支付运往其他国家的运输费用和关税,而在中国,我们只是购买磁铁,然后将它们运到我们这里。”


扬声器是需要磁铁的。


惠誉Sikka认为,目前各国的变化是政治驱动的,会推高成本,而中国作为全球供应商的主导地位在可预期的未来不会改变。


即便是制鞋业,也只有低端外迁,高端依然留在中国,罗伯特·格温(Robert Gwynne)为史蒂夫·马登(Steve Madden)等品牌生产女鞋,他的所有客户要求他“多元化”。


然后罗伯特·格温给他们展示了一下在其他国家的成本。


然后他的90%的客户说,还是留在中国吧。


“Premier Guard”是美国的医疗产品供应商,其创始人Charles M. Hubbs说,他正在准备在密西西比州生产口罩,避免运输问题,但是他认为,一旦疫情结束回落到正常水平,这种办法行不通,他说:


“现在买得起12美元一件的隔离服,但是在新冠结束后,价格回落到3到4美元。”


安迈顾问有限公司(Alvarez & Marsal)的LIM说,即便是继续推进税收减免或者补贴,公司也面临在陌生的地区建工厂,培养新员工,寻找供应商,以及可能会破坏客户关系的成本,而这种转变不是免费的。


以上是美联社的报道。


我们要看到的是,新冠不但没有使得中国减弱对供应链的垄断地位,各国不但没有去中国化,反而大大加强了对中国的依赖。


疫情就是经济,解决疫情爱能复苏经济。

厂都开不了门,谈什么复苏经济?



根据今天海关总署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上半年中国货物贸易进出口总值14.24万亿元,同比下降3.2%,降幅较前五个月收窄1.7个百分点,其中出口下降3%,进口下降3.3%,且6月份进出口都实现了正增长;月度数据显示,自4月起出口连续三个月实现正增长。


这个数据也好于预期。


同时对于中国企业还有一个好消息,除了前段时间减税降费的政策外,由于中国消费者每年在境外花费2600亿美元,贡献了全球奢侈品三分之二的增长、化妆品一半的增长,但是现在疫情影响,各国封锁,会强制性的把这笔钱留在国内,这对于中国经常账户的服务逆差有正面影响。


根据摩根士丹利2020年蓝皮书,认为中国有接近1/5的领军企业,更可能在新的发展环境下成为“地区冠军”,主要分布在互联网、旅游与娱乐、支付、企业软件等领域。而一些以往的全球化冠军则可能成为新秩序下的输家,如美国大公司中超过22%分布在半导体、互联网、航空器、汽车等领域,或在未来的多极世界丧失市场份额。


同时认为中美会在科技,地缘政治,医疗,经济展开全面竞争,欧盟和日本会在夹缝里面寻求平衡。


而今天的《华尔街日报》终于报道了两件事


500


《冠状病毒在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逐渐消退,中国进出口出现反弹》


而就在新冠爆发的时候,《华尔街日报》怎么说的?

500


说中国是“亚洲病夫”。


眼见着美国的疫情一日比一日高,看来“美洲病夫”倒是名副其实。当然,《华尔街日报》是不好意思再把这两个报道放在一起自己打自己脸的。


本身美国作为大市场小政府的国家,对于经济的干预能力非常有限,媒体汹涌的一系列东西,基本上是借着政客之口炒作,倒是有一些像美国商会之类的趁机提了不少要求,所以中国应当保持一定的定力,不要真的到时候换了总统换了脸,结果当年承诺给外资太多的优惠收不回来,反倒成了问题,那就糟糕了。


同时也要警惕的是最近的全球投资的萎靡,我不知道就现在美国的疫情情况,有哪个资本家有种敢在美国投资,但是如果这种投资萎靡在全球性蔓延,难免影响到中国。


以目前美联储泛滥的美元状况,外加上中国疫情控制的较好,会出现外资大规模入华的情况,这会导致人民币对内贬值对外升值,推高资产价格,促使中国的经济空心化,影响出口竞争力,我认为这一点必须警惕。

来源 | 李建秋的世界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d2bFwuv4JbnIwUFUKjOPhw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