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葛洛庞帝14年前的预言:任何东西都将数字化吗?
2015-11-17 10:16:01
  • 0
  • 2
  • 3

美国《时代》周刊2000年6月19日发表一篇题为《任何东西都将数字化吗?》的文章,作者是尼古拉斯·尼葛洛庞帝。文章摘编如下:

记住的重要事情是:比特就是比特。在数字世界中,没有电影、杂志或者音乐。有的只是1和0。以前在我们的字典里没有能够描述1和0的词,直到1946年普林斯顿大学的统计学家约翰·图基把二进制(Binary)和数字(digit)这两个词合起来,才创造出比特(Bit)。

在其后的25年中,只有科学界的少数几个人才关心比特。但是后来,比特变得对每个人都重要起来,因为任何事物都能够表示为比特。在不远的将来,我们会用比特来描述人体,并且是在这些数字模型而不是活人身上试验新药。

书籍、杂志和报纸并不是有意义的东西。重要的是话语。话语不会消失,它是人类最有力、最有效的通信形式之一。为数不多的几句话———也就是几个比特———就能够创立宗教、发动战争或者带来和平。这些话语如果让眼睛看,就是文本。以前,文本只能通过打印在纸上、刻在石头上或者用墨水写出来才能得到体现。

今天,我们能够做一些新的事情。我们能够把文本变成看不见也听不到的比特,以这种新的方式存放、处理或者传输文本,然后再把它呈现在计算机的显示屏上或者纸上。对音乐、电影和照片也能如此。尽管这已广为人知,但是几乎无人知道需要处理多少比特才能完成这些事情。事实上,读书时(如果你的阅读速度和我一样),你一小时要获取300万比特。看电视时,你一秒钟就会获取300万比特。显然,比特之间并不平等。

理解带宽

带宽是传送比特的能力。宽带每秒钟能够传送大量的比特。尽管很多人把带宽比喻成水管的直径,但是这样容易使人产生误解,因为获取比特与从花园或者消防水管中饮水并不一样。我们没有必要连续获取比特(像喝水一样),即使我们真的这样,这也未必意味着计算机必须连续接收比特。

数字世界带来的最深刻的变化是在最小范围内以及最大范围内给人们提供了异步能力。从最小的方面讲,这种异步能力能够使我们有效地利用通信频道;比如,交替处理人们的谈话———把这些谈话打成小包分组发送———能够使很多人共享一个频道而对此毫无察觉。从较大的方面讲,我们能够以新的方式延长、压缩以及重新安排个人时间,在双方都方便的条件下留信息和收信息。从更大的方面讲,随着大家变得越来越我行我素,社会行为也将变得更加异步。我们的后代会觉得祖先们在一个特定的时间里乘车和看电视这种行为非常奇怪。

但是在这个新世界中,更多的带宽未必是好事,这甚至也不是我们盼望的。当我们需要它时,我们也未必是为了坐在某个设备前每个小时吸收数以十亿计的比特。更为可能的是,我们会在零点几秒内需要100万比特,然后再暂停一下。我们未来对比特的消费将是断断续续和不定的。

另外,未来因特网的主要使用者将不会是人而是机器,这些机器将使用一些我们无法想像的方式对话。对这些机器来说,一点一滴地处理信息或者每秒钟处理10亿比特的信息只是一些选择,对人并没有直接的意义。而且这些比特将日益使用无线通信手段传送。

无线通信

插头将变得过时。有两个原因可以说明对连线的需要将会消失:更优良的电池技术(以及能耗降低的设备)和对射频的进一步使用。最终,所有的电子设备将采用非常精细的无线通信与另外的电子设备对话;最终,所有的长途通信将使用光纤而短程通信将使用射频。

今天,你可能有几十件无线设备(收音机、移动电话、电视、寻呼机、汽车钥匙和一堆遥控器),明天你很可能会有数以千计的无线设备。

未来你会在行李处找到这些微型无线设备,射频标签将替换广为使用的条形码。利用即将出现的印刷技术,有可能把“活跃标签”直接印制到“容器”中。这种容器是一种微型计算机,它能够报告自己的身份、价格和其他特征(比如有效期)。这样,冰箱和药盒就会知道自己装了些什么。容器对每个药片的存在都能感觉得到。未来,所有这些没有生命的物体将会相互交谈并且传递信息。

计算机的外形将不再是方方正正的盒子,我们的孙辈会把我们今天所用的个人电脑当成一件古怪的古董。

数字差距

技术预测家们花了很长时间才意识到因特网将拥有10亿用户并且每年将有1万亿美元的电子商务在因特网上进行。现在他们似乎是理解了这一点,但是他们又犯了一个新的错误。他们只是看到了馅饼却没有看到对馅饼的分法是错误的。

一般,人们预测未来因特网将有50%在美国,40%在欧洲,5%在日本和韩国,另外5%在世界其他地方。这真是大错特错。准备着被世界其他地方吓一跳吧。3年之内,发展中国家将占因特网的50%。再过3年,在因特网上最广为使用的文字将是中文。

我们错误估计了发展中国家利用因特网力量的能力,这里面的一个原因是我们低估了迫切需要的力量。一个连接可以让很多人共享,并且让所有的网上图书馆向一所以前甚至连书都没有的学校敞开大门。在美国人手一台计算机的上网方法并不是上网的唯一方法。出于某种原因,我们知道一家又穷又小的公司会突然之间与一些又大又富的公司展开竞争,但是我们没有意识到一个又穷又小的国家也会在世界市场上与一些大而富裕的国家竞争。说出来可能会让人感到惊奇,但是这些国家未来是会这样做的。你等着看吧。

(刊登于2000年7月12日《参考消息》)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